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万象 > 手机访问:m.2gozi.com

18岁店员身中数十刀遭焚尸,“凶手”被判死缓又释放,十年悬案待解

原标题:18岁店员身中数十刀遭焚尸,“凶手”被判死缓又释放,十年悬案待解

十年前,福建福州市鼓楼区道山路一家汽车美容店发生一场命案,不满18周岁的店员郑剑飞身中数十刀后被纵火焚尸。同店店员毛洪福承认他就是凶手。

不过,羁押三年多后,被判死缓的毛洪福,检方认为其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他在2012年5月获释。

十年过去了,郑剑飞一案没有完结。他的遗体还保存在福州殡仪馆,真相迄今扑朔迷离。

最近,这件事经媒体披露后,引发关注。

12月13日,郑剑飞的母亲贺女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她身体不好,现在经不起刺激了,为儿追凶的事情由几位亲属具体操办。

郑剑飞的堂哥郑锦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说,“我们这十年都没有放弃过,一直在追寻真相”。

汽车美容店命案

郑旺俤、范瑞花夫妇二人在福州鼓楼区经营了一家汽车美容店,郑剑飞于2008年5月到此学徒打工。据堂哥郑锦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郑剑飞与郑旺俤都是玉田镇人,两人还是邻居,两家仅隔了三排房子。

郑剑飞(1991年出生)是福州长乐区玉田镇人,7岁那年父亲过世,其母亲贺女士在亲属的帮助下将其抚养长大。由于成绩不好,他小学毕业后就四处打工。因为颇喜欢车,郑剑飞来到了这家汽车美容店打工。

此前媒体报道,到了汽车美容店后,郑剑飞白天洗车,晚上就与同事郑家明同住在店内的阁楼卧室中。枯燥的工作中,他最高兴的就是帮顾客倒车,因为能过一下“车瘾”。在母亲贺女士的印象中,郑剑飞“很乖,有时间就回家来看看,最后一次回家,是在2009年的正月”。

郑剑飞出事了,据后来的案件相关判决书显示,案发时间是2009年3月29日凌晨1时许。

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起诉意见书》显示,当天凌晨4时32分,有人报警称,福州鼓楼区道山路乌山嘉苑楼下一汽车美容店发生火灾。当民警赶到后,发现原来是汽车美容店内的阁楼着火,火势已经扑灭。

后来店主郑旺俤在查看店内阁楼时发现,阁楼内床铺上一男子已死亡遂再次报警,民警再次出警到达现场勘查,时间是当天上午8时50分。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从案发凌晨1时许,到汽车美容店第一次报警,再到第二次报警,中间分别间隔约三四个小时。

据郑剑飞家属说法,当天4时32分,警方第一次到店里时,110民警曾询问郑旺俤有无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对方称阁楼没有人住、没有财产损失。

在当天早上5时左右,郑旺俤的父亲和叔叔敲开了郑剑飞家属的门,说“维顺仔(郑剑飞小名)出事了,昨天晚上小弟和一伙人到外面去玩,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可能是喝醉了酒,一个人摸到了工房里面去住,可能是抽烟不小心,扔掉的烟蒂没有熄灭,小弟酒醉不醒,烟蒂引着了被子,小弟被火烧死了”。

对于这种说法,郑剑飞的家属表示质疑。家住福州市内的郑剑飞姑妈姑爹听到消息当天6时赶到了现场。他们在那遇到了时任福州市公安局刑侦探长郑忠,郑忠是郑旺俤胞兄。

据相关人员供述,郑忠天未亮的时候就已经到了现场。这一点,在郑剑飞家属们看来有些蹊跷。

当天早上大约7时30分,郑剑飞所有亲人(堂兄弟、姐妹、外甥十几人)都到达了现场。他们发现郑忠和几个人正在往外搬东西。双方就郑剑飞的死因发生了争议。按照郑剑飞家属的话,本来是他们打算报警,但郑旺俤兄弟抢先报了警。

随后民警第二次来到了案发现场,也就是上文所述8点50分那次出警。死者郑剑飞当时上身赤裸下身穿一条内裤,脸部、胸部和背部等有多处刀伤,四肢有焚烧痕迹,警方初步判断系他杀。

郑剑飞的大伯曾对媒体介绍称,到出事现场后发现“他们在清理现场……一楼的墙面和地面都是水,像是清洗过的样子”。

福州市公安局榕公刑技法开具的医学鉴定书显示,郑剑飞被人用单刃锐器刺中背部导致双侧血气胸引起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后再被人焚尸。

“神秘人”

命案发生21天后,也就是2009年4月19日,郑剑飞的同事、时年20岁的毛洪福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8日经福州鼓楼区检察院批准被逮捕。毛洪福供认,他因不满郑剑飞对他的欺负和侮辱,就滋生杀死郑剑飞的念头。

据福州公安鼓楼分局起诉意见书显示,毛洪福供述的作案过程是,那天凌晨他趁着与郑剑飞同住的店员郑家明因病请假回家的机会潜入阁楼,拿着事先准备好的刀具在郑剑飞熟睡之时连捅数十刀。

对于毛洪福的供述,郑剑飞亲属并不认同,他们认为真凶另有其人,并给出几点质疑理由:毛洪福对凶器供述前后不一致,凶器最后也未找到;毛洪福供述踩在郑剑飞身上乱捅,但其作案时穿的衣服鞋子找不到一丁点血迹;毛洪福供述郑剑飞在被捅的过程中有反抗,但实际上郑剑飞比毛洪福强壮的多,而且是生死关头的反抗也未令毛洪福受一点伤。

最重要的一点,从案发现场提取的擦拭卫生间内“金牌护力”机油桶把手的棉签,及擦拭厨房铁门上把手的棉签上的脱落的细胞是同一未知男性所留,这名“神秘人”,并非本案已知的所有人。

另外郑剑飞的母亲贺女士曾表示,事发后到现场时她看到了毛洪福,“他当时说不知道郑剑飞怎么死的,说话的表情很自然。”

事实上毛洪福本人的命运也是一波三折。自2009年5月8日被批准逮捕后就处于关押状态。

2010年4月6日,福州中院一审认定毛洪福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放火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郑剑飞亲属则认为案件另有真凶提出上诉。

2010年11月2日,福建高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将案件发回重审。2012年2月13日,经福州市中院核准对毛洪福撤回起诉,同年4月28日福州市检察院开出“不起诉决定书”。不久,被羁押三年多的毛洪福由此获释。

毛洪福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称,当年承认曾杀害郑剑飞是因为“被整怕了”。对于郑剑飞,毛洪福称“平时我和他关系也还不错,有时候也会打打闹闹一下开开玩笑”。

值得注意的是,毛洪福不仅在案件侦查阶段承认了自己犯案,在案件的审判阶段也一直保持着有罪供述。

真相待解

截至目前,郑剑飞一案仍未完结。郑剑飞的堂哥郑锦说“我们这十年都没有放弃过,一直在追寻真相”。今年12月13日,受郑剑飞母亲贺定荣的委托,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周兆成律师成为该案代理律师。

周兆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接受委托后他立即组织律师团队分赴福建、四川,对案件相关案件背景、案件材料、证人证言以及案发现场进行梳理和核实。我们期待并且相信警方能够继续侦查并早日破案,告慰死者及家属。


18岁店员身中数十刀遭焚尸,“凶手”被判死缓又释放,十年悬案待解

代理律师周兆成(左)与受害者家属 图/受访者提供

周兆成律师表示,这个案子已经过去十年,然而疑点甚多。

比如,那么长的作案时间,同在屋檐下的郑旺俤夫妇却浑然不知;路人发现大量浓烟冒出后叫人灭火,郑旺俤夫妇却不知道被害人郑剑飞尚在阁楼;身为刑警的店主郑旺俤大哥郑忠也出现在案发现场,却未第一时间保护好现场并报警;毛洪福如果是“真凶”,为何案发后没有逃跑,被郑忠安排在他处暂避,直到晚上才被送到公安机关做笔录,随后毛洪福才承认“杀人”。

郑剑飞的母亲贺女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除此之外还有疑问。她说有一次儿子回家,母子俩聊天,郑剑飞说“白粉(海洛因)太贵了,一点点就可以卖很多钱”。贺女士则说“你吃白粉了?你若是吃白粉,我就举报你”。郑剑飞回答说,“就这家庭还吃白粉”。

中国新闻周刊致电福州市检察院了解相关情况,检察院宣传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这个案子有十多年了(10年),当年经办人还没有把相关材料给我,我也不是很清楚”。

中国新闻周刊也曾致电福州市公安局政治处和宣传处,但长时间未有接听。福州市公安局值班人员则表示“不了解情况”。

对于郑剑飞的死亡,郑旺俤一家也遭遇种种流言蜚语。红星新闻曾报道称,他们家多年都生活在案件的阴影之下,甚至在村里抬不起头。

郑旺俤对媒体说,当年两家人关系很好,才叫郑剑飞到店里帮忙,每天同吃同住,像一家人一样。“我们辛辛苦苦开一家店,肯定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店里。”

郑旺俤的父亲郑长利则向媒体证实,他的大儿子郑忠确实是在福州当警察。“我儿子没这么大的能力,把这个事情掩盖了。网上那些传言完全是笑话,完全没可能。”

中国新闻周刊也曾致电郑旺俤了解情况。郑旺俤表示,“我现在不方便说这些,事实是怎样就怎样,有人说好有人说坏都无所谓的”。

    本月排行